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中國最最頂級的“朋友圈”(令人震撼!)by wechat



父親節,小伙伴們不要忘記跟老爸說一句節日快樂哦!今天小編整理了一組名人的朋友圈,不注意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這些人竟然有這麼多聯繫,別說小編唬你哦,一起來看看吧!


林則徐有個女婿叫左宗棠
左宗棠

他有個連襟曾國藩
曾國藩

曾國藩有個兒子叫曾紀鴻他的女婿叫梁啟超。
梁啟超

梁啟超生了個兒子叫梁思成梁思成娶了個老婆叫林徽因有個單戀林徽因的人叫徐志摩。
梁思成和林徽因

曾國藩女兒嫁給了宰相陳寶箴,抱了個孫子叫陳寅恪。陳寅恪的兒子過繼給了曾國藩的曾孫女,生了個娃叫葉劍英。
葉劍英

葉劍英的舅舅認了個演員幹女兒叫藍平,藍平先找了個男人叫黃敬,又改了個名字叫江青,找了個真命天子叫毛澤東
毛澤東

毛澤東有個前妻叫賀子珍,她侄子叫賀國強
賀國強

黃敬狀語從句:梁啟超的孫女結婚生了個娃叫俞正聲。
俞正聲

黃敬有個外甥叫姚依林,姚依林的女婿叫王岐山。
王岐山

還有個女婿叫孟學農,俞正聲的曾祖父叫俞明震,娶了曾紀澤的女兒,是魯迅的老師
魯迅

葉劍英的老婆是曾憲植,曾國藩的曾孫女,曾憲植的表兄的女兒的兒子叫蔣經國,他爸叫蔣介石。
蔣介石

俞正聲的二舅舅叫範文瀾,範文瀾的兩學生,一個叫郭沫若
郭沫若

還有一個叫汪兆銘,汪兆銘的老婆是陳璧君,陳寅恪的外甥女,這個兆銘兄腦子和別人不一樣,總想填海,後改名為汪精衛……

這才是圈子,真正的上層圈子!

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這真的是在用事實說話啊,所以成功不是沒有理由的,除了自己的努力以外,朋友也很重要,能有個在人生道路上關鍵的時候幫助你的貴人更重要!

El Ejercito mas grande del Mundo: China!

Julie Andrews - This Is My Beloved

Cosi Fan tutte 1996 - Trio "Soave il vento"

Beethoven - Symphony No. 9 "Choral" - NBC Symphony Orchestra, Toscanini ...

Flower duet - Anna Netrebko & Elina Garanca (Lakmé de Delibes)

Barcarolle from 'Les contes d'Hoffmann' by Offenbach



奧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 "船歌--《船歌》是法國作曲家奧芬巴赫的歌劇《霍夫曼的故事》第二幕中的一段著名女聲二重唱。這首歌的素材取自威尼斯剛朵拉船歌曲調,為人們描繪出了尼羅河上迷人的夜景。意大利著名影片《美麗人生》曾以《船歌》為配樂,非常動人。

Offenbach - Barcarolle , from 'The Tales of Hoffmann'

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吃什麼可以幫助長頭髮?幫助睡眠?--我的答案是麗滋濃情麻辣醬

我遺傳性失眠症n年了,看遍了所有中西醫,效果甚微,而且腎臟也因此而受損。長期的失眠,導致了我的嚴重掉髪和經期不順,花了非常多的錢來治療和控制這些症狀,但幾乎都沒有成效,而且頭髮掉的比以前更嚴重。經期也越來越不順。去年12月分朋友聚餐,吃了特制的麻辣醬,覺得非常好吃,就每天兩湯匙拌面,拌菜,沾吐司,越吃越上癮。再連續吃了三個月後,睡眠非常正常,經期也出奇的准,每個月的8號,,哈啊啊。前兩天洗完頭,按照美髮師的建議:將頭髪改變方向以便可以遮住日漸擴大的白色疆土--呵呵呵,,可找遍了都沒看到,我以為可能面積後移了,於是用手機自拍了一下---哇塞--我也居然有了這麼濃密的頭頂!!!真是無心插柳啊!!!!!!


這是剛開始吃麻辣醬時,我在料理,被朋友偷拍的,日期是1月初

這是3月20號自拍的

如需購買屏東黃金地段透天房屋,請與我聯絡

 屏東黃金地段透天房屋求售        近陸興國中,鬧中取靜,生活機能非常好。共四樓,五樓加蓋。
聯繫電話:0929180238

內埔房屋租售——內埔歐洲皇宮三房一聽二衛一廚租售

內埔歐洲皇宮三房一聽二衛一廚租售
近學區,(美和,屏科大),公園,空氣好,環境舒適。易停車
聯繫電話:0929180238

古典音樂正在消亡?Classical Music is dying?

“古典音樂在美國已經死了。”這些話響起了整個上週互聯網; 其源,板岩文章寫標記Vanhoenacker,配有插圖的墓碑和灰白的陳詞濫調在演唱胖女人的。這是什麼,我們都沒有看過,但最新的訃告的時機特別奇怪。是的,紐約市歌劇院折疊去年秋天。但是,在石板一塊出現前一周,明尼蘇達樂團從15個月的停擺危機的出現,出版後的第二天,紐約愛樂樂團和西雅圖交響樂團宣布精力充沛2014-15賽季。那麼是什麼導致發病率的這一最新痙攣?以及為什麼被美國媒體如此迷戀古典音樂的所謂即將消亡?

As the musicologist and pianist Charles Rosen so eloquently put it, “The death of classical music is perhaps its oldest continuing tradition.” To place that tradition in context, consider the infographic below. Design credit goes to Andy Doe, a consultant in the classical recording industry and the author of the blog Proper Discord. Doe has already addressed some of the factual and conceptual errors committed by Vanhoenacker. This timeline shows just how long the “crisis” in classical music has lasted, and just how superfluous it is to declare 2014 the year the art form kicked the bucket.
killing-classical-music-580.jpg
There is a creepy bloodlust to the doom-mongering of classical music, as though an autopsy were being conducted on a still-breathing body. What if each commentator decided, instead, to Google “young composer” or “new chamber ensemble” and write a compelling profile of a discovery? Why not interview members of the local orchestra and find out how real people make careers in a purportedly comatose industry? Why not talk to those graying audience members—contempt toward the elderly is a common theme in death-of -classical-music articles—and find out how their history of listening has improved their lives? Statistics provide firm answers, but not necessarily to the right questions. If the stakes are as high as the life and death of an art form, why not explore the question of why it might be the case by looking at the actual, lived experiences of those involved?
Instead, classical-music concern-trolls toss poorly aimed barbs. Critics blame the business (“It's a charity case!” “Ticket sales will never account for all of its costs!”) and the culture (“Why all the abstruse rules of conduct?” “Why can't I wear shorts?”) without having a clear grasp on either. There seems to be a deeper savagery at work, one that maniacally insists that a functioning industry reflect on itself, as though orchestra managers and opera intendants were oblivious to their own problems. “Listen to me!” the pundit demands, shaking classical music by its shoulders. “I have the stats. You're  dead .”
What supports these jeremiads is the implicit idea that classical music is an aberr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omething to be regarded with suspicion. (Vanhoenacker writes of “classical trappings … that never sit quite right in the homeland of popular culture,” as if popular culture were an exclusively American affair.) But, like plenty of other great things in the US, classical music has endured because it has been made American. For more than a century, agitators for Beethoven and Brahms helped secure it an increasing stake on American soil. These were educators and musicians who carried what the historian Joseph Horowitz calls “moral fire,” who genuinely believed that great music made people better. The moral angle is bust—it's unjust and untrue to claim that classical music is inherently better than any other kind of music—but a fire still burns. Talk to anyone who performs, composes, promotes, or organizes anything in this field and the blaze is palpable. It is not a profession for the apathetic.
It's also not an industry full of naïve devotees without business acumen. Remember, this is a nonprofit enterprise that has endured from the era of church and court, through the days of aristocratic patronage, only to arriv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nvince wealthy industrialists and a democratic government that it was worth funding. The recent economic failures of individual institutions do not mean that the whole system is broken.
Vanhoenacker cites scenes from the sitcom “Modern Family” to demonstrate classical music's recent split from popular culture. Such moments of mockery go back at least as far the Marx Brothers' ”A Night at the Opera.” Classical music was for pretentious snobs in 1935 , according to the movies; classical music is for pretentious snobs in 2014, according to television. In between, Americans built Lincoln Center and the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penned “Appalachian Spring,” “4'33″,” and “Music for Eighteen Musicians”; and sold millions of classical records.
Granted, classical music has lost the central position it held in American culture in the mid-twentieth century, when the NBC Symphony Orchestra blared through home radios and Presidents regularly shook hands with conductors on television. But let's remember that the art's exalted status was as much the result of global politics as of middle-class tastes. America, an ascendant superpower with its own dark history of oppression, found classical music a useful tool for convincing the world of its cultural prowess. Today, we no longer require classical music to flex soft power. Until the US again feels the need to use high art to prove itself to the world, it's unlikely that a New York Philharmonic broadcast will interrupt the ten o'clock news. But  Time  covers and “Modern Family” should not be the benchmark for success in the wide expanse of the American cultural landscape.
To play the numbers game briefly: Vanhoenacker professes to be alarmed that classical recording presently constitutes only 2.8 per cent of the market. A cursory glance at industry reports would show that the market share has hovered around three per cent since the mid-nineteen-eighties . The stability of that share might actually be a sign of health. Yes, it's a niche market, but so is most music in our polyglot society—not reigning supreme is not the same as ceasing to exist.
The doomsayers also like to cherry-pick a few crisis-ridden institutions and use them to generalize about the art form itself. Classical music is the sum of all its institutions, performers, and listeners, plus a thousand-year-old cultural lineage; it can't be snuffed out through any combination of bankrupt orchestras and mediocre album sales. What's most remarkable, perhaps, is that the industry remains relatively vibrant in the face of an American media culture that appears so determined to marginalize it. The classical- music declinists rarely consider the value in having a few of the greatest orchestras in the world located in America, the so-called homeland of pop culture. Or the civic pride that the citizens of Chicago and Minnesota take in their symphonies. Or the lifelong bonds forged between musicians and their audience. Or the uncanny thrill of hearing Mahler live, an experience like no other.
American classical music launched in earnest on Christmas Day of 1815. The Boston Handel and Haydn Society—co​​mprised of middle-class music lovers—unveiled excerpts from European oratorios, and concluded with a rousing “Hallelujah” chorus. “There is nothing to compare with it; it is the wonder of the nation,” proclaimed one critic. Next year, the Society will celebrate its two-hundredth anniversary. How many other American phenomena have endured for two centuries? Those are not the sounds of death throes you hear; they are a steady heartbeat.
Photograph: Hiroyuki Ito/Getty 
philharmonic-580.jpeg

譯文
“古典音樂在美國已經死了。”這些話在上週充斥了整個互聯網。《板岩》文章的作者:Vanhoenacker,配有插圖的墓碑和歌唱胖女人的蒼老的陳詞濫調。這沒什麼,我們以前都讀過,但是最新的訃告的時機很特別。是的,紐約市歌劇院在去年秋天剛剛破產。但是,在《板岩》出現前一個星期,明尼蘇達樂團剛剛解除持續15個月的停工危機,消息出版後的第二天,紐約愛樂樂團和西雅圖交響樂團宣布了精彩紛呈的2014-15演出季。那麼是什麼導致的這一最新論調爆發?而為什麼美國媒體如此迷戀於古典音樂即將消亡的報導? 
像音樂學家和鋼琴家查爾斯·羅森雄辯所說的那樣,“古典音樂的死亡也許是最古老的持續的傳統。”為了把這一傳統的背景下,考慮下面的信息圖表。設計歸功於安迪·多伊,在古典唱片業的顧問和博客適當不和諧的作者。美國能源部已經解決了一些犯下Vanhoenacker的事實和觀念上的誤區。下面的時間表顯示了古典音樂的“危機”已經持續了多麼長的時間,而在2014年重提此話題是多麼的多餘。 
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戮欲的厄運散播古典音樂,就好像驗屍正在上仍有呼吸的身體進行的。如果每個評論員決定,而是以穀歌“的年輕作曲家”或“新的室內樂團”,並寫了發現一個引人注目的個人資料?為什麼不採訪當地的樂團成員,並找出人們如何真正做事業的據稱是昏迷的行業呢?為什麼不談談那些花白的觀眾,蔑視老人在死亡的古典音樂的文章,並了解如何傾聽他們的歷史有所改善他們的生活一個共同的主題?統計數據提供了堅定的答案,但不一定正確的問題。如果賭注之高作為一種藝術形式的生死,為什麼不探討為什麼它可能是通過觀察實際情況的問題,這些生活經驗為何? 
相反,古典音樂的關注,巨魔折騰針對不良倒鉤。批評人士指責業務(“這是一個慈善機構的情況!”“門票銷售將永遠不會占到其全部費用!”)和文化(“為什麼行為的所有深奧的規則是什麼?”,“為什麼我不能穿短褲?”),而無需清楚掌握在任。似乎有更深的野蠻的工作,一個瘋狂地堅持一個正常運作的行業反省,彷彿樂團經理和歌劇intendants是無視自身存在的問題。“聽我說!”的權威人士的需求,它的肩膀搖晃古典音樂。“我的統計。你死定了。“
是什麼支持這些jeremiads是隱含的想法,古典音樂是在美國,一些像差被認為是與猜疑。(Vanhoenacker寫的“經典服飾......,從來沒有坐得很對流行文化的故鄉”,彷彿流行文化是一個完全美國的事。)但是,像很多其他偉大的事情,在美國,古典音樂一直忍​​著,因為它已經取得了美國。一個多世紀以來,攪拌器的貝多芬和勃拉姆斯幫助它固定在美國本土增加的股份。這些都是教育工作者和音樂家誰進行了歷史學家約瑟夫·霍洛維茨稱“道德經火,”誰真正相信,偉大的音樂讓人們更好。道德的角度胸圍它宣稱古典音樂本身就比其他任何一種更好的不公正和不真實的音樂,但火仍在燃燒。跟任何人誰執行,撰寫,推廣,或任何組織在這一領域的大火是顯而易見的。這是不是一種職業的冷漠。 
它也沒有一個行業充滿天真的信徒沒有商業頭腦。請記住,這是一個由教會和宮廷的時代經歷,通過貴族光顧的日子非盈利企業,僅在美國的到來,並說服富有的工業家和一個民主的政府,這是值得的資金。個別機構的近期經濟上的失敗並不意味著整個系統壞了。 
Vanhoenacker援引場景從情景喜劇“摩登家庭”,展示古典音樂的近期拆分的流行文化。嘲弄這樣的時刻回去至少就馬克思兄弟的“夜在歌劇。”古典音樂是對自命不凡的勢利小人在1935年,根據電影;古典音樂是在2014年自命不凡的勢利小人,根據電視。在此期間,美國人建林肯中心和迪斯尼音樂廳;寫下“阿帕拉契亞之春”,“4'33”,“和”的音樂為十八音樂家“;並出售數以百萬計的古典音樂唱片。 
誠然,古典音樂已經失去了它在美國文化中舉行的二十世紀中葉的中心位置,當美國全國廣播公司交響樂團響起過家裡的收音機和總統定期握手在電視上導線。但是,讓我們記住,藝術的崇高地位是一樣多的全球政治的中產階級品味的結果。美國,一個崛起的超級大國與壓迫自己的黑暗歷史,發現古典音樂的說服其文化實力的世界一個有用的工具。今天,我們不再需要古典音樂彎曲的軟實力。直到美國再次覺得需要用高雅藝術來證明自己的世界裡,這是不可能的紐約愛樂廣播會中斷十點鐘的新聞。但時間的封面和“摩登家庭”不應該成為標杆,在美國文化景觀的寬闊成功。 
簡單玩數字遊戲:Vanhoenacker自稱驚慌古典記錄目前僅佔2.8%的市場份額。粗略瀏覽一下行業報告將顯示,市場份額約三%的中期以來,1980年代徘徊。該份額的​​穩定實際上可能是健康的標誌。是的,這是一個小眾市場,但這樣是最的音樂在我們的多語種的社會,不是至高無上的統治是不一樣不復存在。 
在災難預言者還喜歡櫻桃挑了幾危機重重的機構,並利用它們來概括這種藝術形式本身。古典音樂是所有的機構,表演者和聽眾的總和,再加上千年曆史的文化傳承;它不能被扼殺了通過破產樂團和平庸的專輯銷量的任意組合。什麼是最顯著的,或許是該行業仍然在出現如此堅決排斥它是美國媒體文化的臉比較熱鬧。古典音樂衰退論很少考慮有幾個最偉大的樂團在位於美國流行文化的所謂故鄉,世界上的價值。或公民尊嚴的芝加哥和明尼蘇達州的公民參加他們的交響樂。或偽造音樂家和觀眾之間的終身債券。或聽馬勒住,沒有像其他經驗的不可思議的快感。 
始建於1815年的波士頓亨德爾和海頓協會,包括中產階級的音樂聖誕節愛好者,推出了歐洲清唱劇選段,並用熱烈的“哈利路亞”合唱結束。“沒有什麼可以和它來比較,這是美國的奇蹟“一位評論家宣告。明年,該協會將慶祝其二百週年。有多少其他的美國協會持續了兩個世紀?那些你聽到的聲音,不是垂死掙扎,而是一個平穩的心跳。

Gioachino Rossini - Songs - Anna Bonitatibus

Ravel - Bolero (original version)



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是古典音樂,古典音樂里最偉大的是基督教音樂,這是白人創造的;流行音樂里最偉大的是美國黑人音樂,或者說流行音樂的基本骨架就是美國黑人音樂,成就高的白人也玩黑人音樂,但是美國黑人音樂是在白人音樂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非洲本土的黑人音樂照樣low cool。

快閃波麗露~想知道定音鼓是怎麼搬出來的XD

Beethoven's Choral Fantasy (Full Length) - KBS Symphony Orchestra & Pian...

Bernstein in Vienna: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1 in C Major (1970)

Beethoven.Violin.Sonata.No.9.Op.47.kreutzer.[Anne-Sophie Mutter.-.Lamber...

Brahms Piano concerto N° 2 (Barenboim - Celibidache)

Arrau Bernstein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4



在貝多芬的五首鋼協中,《第四鋼琴協奏曲》是最含蓄、內向而誠懇的一首,也是最精緻、最抒情的一首,全曲自始至終保持著靜謐而溫柔的美感,充滿幻想、歌唱性魅力和令人驚嘆的喜悅之情,詩意盎然,光芒四射,足以使該曲與他偉大的第五“皇帝”相媲美。

Evgeny Kissin -- Brahms: Piano Concerto №1 Mov. III: Rondo (1/2)

Franz Von Suppe - Ein Morgen, ein Mittag, ein Abend in Wien Ouverture

HOW WINE TESTING

「人類如同葡萄酒- 隨著時間,有些成為醋,有些則更增魅力。」- 教皇約翰二十三世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最快速又實用的品酒步驟:

見(Look)

藉著觀察酒色,能大略知道這紅酒喝起來是什麼感受。若你發現紅酒的顏色是櫻桃色還帶著透明,可以合理判斷這酒喝起來比較清爽,像水果茶一樣的口感,適合不喜歡厚重口感的人,酸度比較高;但若妳發現這酒色深不見底,酒液的邊緣不透明,那這紅酒通常喝起來口感比較濃稠,如同全脂牛奶般濃稠。分辨顏色對女人並不困難,試想著在化妝品櫃分辨著上百種唇蜜顏色的挑戰,分辨酒色,甚至不如分辨YSL唇蜜來的困難喔!

聞(Smell)

在聞之前有件事情建議妳先做–輕輕地旋轉搖晃妳的杯子,3到5秒。轉杯(Swirl),並非為了耍帥,而是葡萄酒經由轉杯這步驟後,與空氣接觸進而加速酒的氧化速度,能讓酒的氣味擴散的更均勻!但別把氣泡酒拿來轉,會讓氣泡消失的更快,無法體會氣泡上升的美妙時刻了。

把鼻子貼很近地去聞
接著把鼻子湊近葡萄酒杯,仔細的去聞它。聞,這件事對女人同樣沒有困難。還記得在Jo Malone櫃上挑選出那瓶香水的時光嗎?那時妳是輕輕地聞,面對葡萄酒,妳更可以直接靠近聞,前-中-後味的概念一樣不變,是否和香水很像呢?
以下是最常見的氣味分辨法
  1. 白酒香味以綠色,黃色的水果為主,有時有白花香味,經過橡木桶成年的酒款會有奶油與香草味
  2. 紅酒香味以紅色與黑色漿果為主,有時有花香味,經過橡木桶成年的酒款有煙燻味
  3. 若你覺得香味實在太淡薄了,那代表這酒還沒到該喝的時候,要醒酒(Decant)

嚐(Taste)


像這美女一樣拿杯子就糟糕了,手溫會影響酒的溫度,萬萬不可!
這邊的「嘗」,並非指單單把酒吞下去,而是讓讓酒液停留在口中一陣子,用舌頭感受,用嘴巴兩側感受。有些專業人士喜歡和漱口一樣發出奇怪的聲音,但極不建議妳這麼做,是因不需要。三個重要要素:
酒體(Body):這紅酒喝下去的口感淡的和水一樣,還是和牛奶一樣的口感?這就是酒體!酒體可分成輕盈(Light)、中等(Medium)和豐滿(Full)
酸度(Acidity);發現口水分泌增加,舌頭兩側麻麻的有種青春的感覺,那就是酸度了。一般來說白酒會比紅酒酸,酸度可分為低、中等到高。
單寧(Tannin):從舌頭到兩側感受到的苦味,而且還會讓你覺得嘴巴乾乾的,那就是單寧。單寧來自於葡萄皮與葡萄籽,雖然乾澀,但也撐起了紅酒的結構,可說是紅酒的靈魂。
只要掌握這三個元素,就能快速掌握葡萄酒的口感,我們在之後會再詳細介紹。

吞/吐酒(Swallow/Spit)


許多人喝下紅酒,會吐到專門的桶子裡,叫吐酒桶
這個「吐」字妳或許不太能理解,誰這麼浪費酒?其實吐酒有其原因在,是為了不讓酒精影響你的思考,才能清醒以迎接下一瓶酒(對女人尤其重要,品酒並非要大醉),或是妳單純覺得這紅酒難喝,兩種都可以。我們建議至少品嚐一點,感受酒的尾韻(finish)。是煙燻味?葡萄乾味?這些都有可能,妳還可以順便計時一下尾韻持續了幾秒。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拉赫曼尼諾夫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I-1) - 史帝芬‧賀夫

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1943年3月28日,著名的古典音樂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浪漫主義的鋼琴作曲家拉赫瑪尼諾夫逝世。他的創作中深受柴科夫斯基影響,有深厚的民族音樂基礎,旋律豐富,擅長史詩式壯闊的音樂風格;主要作品有第二、三鋼琴協奏曲、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二十四首前奏曲等。

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miss u




I'm not the only one - Sam Smith - LYRICS HD

Marc Anthony - Am I The Only One + Lyrics

Marc Anthony - Am I The Only One + Lyrics

降央卓玛:西海情歌 - Jamyang Dolma:Love Story of the Western Sea

St Matthew Passion, Final Chorus, J.S. Bach

Bach - The 6 Partitas (Maria Tipo)

孙露: 心醉

索朗扎西 -- 姑娘我爱你

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Bach - Brandenburg Concerto No. 1 In F Major, BWV 1046



巴赫勃蘭登堡協奏曲--這是巴赫眾多管弦樂創作中非常著名的一組作品,由六首協奏曲組成,每首的樂器組合不盡相同,協奏方式也各異。巴赫以嫻熟的音樂技巧展開動機,運用多種樂器編制,同時藉助了巧妙的樂思應用,彰顯出超強的藝術創造力。

Frédéric CHOPIN: Waltz in A minor (Op. Posth.) [v01]

新賽馬(宋飛,姜克美,于紅梅)

賽馬~(陳耀星. 陳軍父子)

看看什麼是神級的二胡!真正的人琴合一

Contralto Eula Beal sings Bach's "Erbarme Dich"

裸露的食慾


澳洲攝影師Sarah Bahbah無意之中發現了食慾的美妙之處,食慾是慾望的一種,就好比性慾。享受食物是人的天性,吃,滿足的不僅僅是味蕾,實際上還是一種慾望,而美妙之處就在於,Sarah將食慾和 ​​性慾變成並存的態度,之所以拍下這集名為「 Sex and Takeout」的攝影集,靈感就來源於此。一系列裸男裸女陶醉在滿床的食物中,或者一絲不掛的躺在對方懷裡邊看電視邊吃垃圾食品,又或者獨自一人享受散落滿床的食物,攝影師將這種滿足感拍攝成了快感,潛台詞就是「吃也可以吃出快感」。


何為孝?

何為孝?
          
貧窮的父母,錢到為孝。
病弱的父母,出力為孝。
孤單的父母,相伴為孝。
脾氣暴躁的父母,理解為孝。
勤儉持家的父母,勤快為孝。
有主意專權的父母,順者為孝。
病患的父母,多份照顧為孝。
 嘮叨的父母,聆聽為孝。 
父母對你的期待,你能讓他們如願就是盡孝。
盡力吧,做到力所能及!無愧我心。


          

言傳,不如身教,這是我一直都信奉的教條---特別是單親!!!

“一流的父母做榜樣,二流的父母做教練,三流的父母做保姆。”
姑且不討論這句話的對與錯,無論是怎樣的父母,“榜樣”也好、“教練”也好,“保姆”也罷,都有一個共同問題要面對,就是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
對父親來說,父親拿什麼去教育孩子,就是用自己的風度。父親必須在孩子麵前表現出來的一種質量,在什麼時候表現風度,尤其要在遇到逆境,遇到自己接受不了的人,遇到別人犯錯誤的時候,父親如何表現風度,這是帶給孩子內心的一種力量,也是帶給孩子的一個空間。母親的情緒對於孩子來說意義更為重要。媽媽的性格與脾氣,會直接影響孩子的心理髮育。媽媽性格溫和,孩子性情也趨於平和,內心世界穩定;媽媽如果性格暴躁、喜怒無常,孩子也心浮氣躁,遇事情緒化,做事容易諸多不成。所以,控制情緒是做現代媽媽​​需要學習的重要一課。
媽媽要學的第一個字是“虛”
很多媽媽很精明,一眼就能看出孩子的問題,而且忍不住很快就要指出來,這不是母親的內涵。在看到自己孩子優缺點的時候,做母親的都不要立即就反應出來。為什麼不要動,因為孩子需要空間去自己成長,母親隨意而過多的評價,往往使孩子喪失內在的動力,而更多在意母親的反應。有的家長很納悶,孩子在別人面前都很好,一回到家,一看到自己的媽媽就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變得急躁又不可理解。為什麼這樣,可能就是這個“虛”沒做好。做不到不露聲色、不能夠虛下來的母親,無法給孩子的情緒提供一個空間。孩子的情緒得不到母親情緒的包容,要么變得謹小慎微,要么對抗性強,親子關係難以順暢。
媽媽要學的第二個字是:“弱”
母親在孩子麵前要學會示“弱”。強勢媽媽的孩子很難自信,孩子的自信會在媽媽一直強勢的狀態裡一點點削弱。能夠在孩子麵前示弱的母親,實際上是通過示弱實現對孩子的托舉,孩子的內心會因此逐漸自信而堅強。所以,如果希望自己的孩子自信,就要學會在孩子麵​​前示弱。凡是對孩子一直強勢的父母,實際上是在壓制孩子的成長和發展。
媽媽要學的第三個字是:“柔”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一個母親真正的教育力量在於“柔和”。你會發現,越柔和的母親,有時候帶動孩子的能力越強,越是扯著嗓門整天對孩子叫嚷的母親,則往往難以勝任真正引導和帶動孩子的重擔。
每位家長都重視孩子的學習,但是,家長的心態應該放在哪?請千萬不要急著報班、著急找家教、著急找一些方法層面的東西來解決孩子的學習問題。
家庭教育重在養,而非在教。我們需要特別解讀以下兩個字:一是心,二是情。教育需要有情有禮,這是家長們在教育孩子時必須遵守的原則。教無定法,對待不同家庭的孩子以及孩子的不同成長階段,需要的方法肯定是不同的。但是有一個共同的原則需要注意,那就是要有情有禮,情在禮的前面。
現在家庭教育的現狀是什麼呢,有情無禮。家長愛孩子的時候愛得沒邊,關心孩子的時候,連孩子的襪子都要給他穿、給他洗(已經足夠大的孩子)。這叫愛嗎?這個情已經失去了教育的價值。
另一個現狀是有禮無情,尤其是家長給孩子講道理的時候,沒有感情鋪墊。任何層面的教育,首先是要給被教育者傳達教育者本身的真實的內在情感。感情做足了,等到孩子渴望我們講一些東西的時候,家長再把道理點出來。一定是情感交流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孩子才會主動說:“媽媽,那我該怎麼呢?”這個時候一個小道理過去,才有可能實現帶給孩子的一種引導能力。
“家長內心焦慮與浮躁,比孩子有學習問題更可怕”
孩子出現學習問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導致孩子內心不安的干擾源。也就是說,孩子內在基礎層面的支撐亂了,才是最可怕的事。家長必須擁有情緒自控的能力,孩子出現問題時,你先不要急躁,先平靜下來,把自己的情緒調整好,然後再面對問題。
如何實現情緒的自我調控和管理,這是對家長提出的一個深層次的問題。“只有平靜的內心,才有可能沉澱和吸收教育的理性思考”。只有我們家長的內心平靜下來,才能把教育者對教育的理性思考沉澱到內心裡面,沉澱為自己的一種狀態。如果沒有這一種過程,無法把它內化為自己的一種狀態,你讀任何教育理念都是無效的。因為不能內化和沈淀,你就無法擁有實施教育的資本,無法拿著教育專家的東西在自己家庭裡去實現。
“家庭教育的空間一定要留給孩子”
家庭教育要想做好,應該下功夫做的事在兩頭,一頭是父親,一頭是母親,中間這一段,任何孩子的成長都是在蜿蜒曲折的過程中完成的,這個空間要留給孩子,不要管它。
一流的家長靠放,不懂教育的家長靠管,管孩子是百分之百的失敗,放孩子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天天抓著孩子不放的家庭跳到錯誤的空間裡來了,這個空間是每個孩子自己獨立完成的,但是很多家長參與到這個空間裡面盯著不放,拔不出來,不讓他管不行,不讓他管就沒有別的事可管了。
有的家長說,你讓我放就不管了嗎?讓你放不是不管,讓你站到你的角色裡面。要對孩子的情緒做養護,而不是對孩子的行為層面的東西過多地參與。過多的參與等於我們不知不覺、兢兢業業在犯錯誤。
“家長的教育能量釋放出來,足以點燃孩子學習的熱情”
當一個人對學習失去熱情之後,再好的智商也談不上很好的發揮。有的家長說孩子表現不好,不好好學習。事實上,“求人不如求己,求己不如求學”。中國文化最大的特點就是內視,《大學》裡講“正心、然後誠意”,正誰的心?正家長的心,然後再正孩子的心。
其實,氣質決定了孩子的學習差異,孩子的氣質就是父母的狀態慢慢內化給他們的一種氣質,就像我們的職業習慣一樣。如果一個家長的內心永遠是冷漠、浮躁的狀態,任何教育思想在他的心理面落下去就像乒乓球一樣彈回來了,孩子也一樣。父母的情緒孕育著孩子學習的情緒與氣質。
啟動家庭教育的能量,首先要啟動家長和孩子內心流通的天然情感。我們父母和孩子之間情緒和情感的力量,要達到“熾”的程度。熾就是熱,熱到能夠燒烤孩子內心的程度。拿什麼去塑造孩子的心靈,塑造孩子的氣質,就是拿我們父母恰當的情。
今天很多孩子不是才能上的欠缺,而是情的不足,義的模糊。家長是孩子情和義最大的啟蒙者,如果你們這一塊的啟蒙力量失去了,對孩子才能上的表現肯定是一個遺憾。
家庭教育是真情的回歸和文化的守望與傳承,家庭教育不能再站到方法和技術層面來折騰了,應該​​站到文化和哲學的空間去審視。
所有的父母都是文化的載體,不同的家庭文化培養出來的孩子的氣質是不同的。文化是教育的旗幟,​​教育做到最高點就是文化,文而化之,不用說話孩子內心就被我們感化了,同時產生另外一種生命力。
家長自身對教育素質的修養和提升,僅僅是實現家庭教育功能的開始。孩子們內心的邏輯,和我們成人之間內心遵守的邏輯思維是不一樣的、是有衝突的。但是他們的這種邏輯未必是不好的,需要我們去開發、面對、指導。我們要反問的是:我們的教育儲備夠不夠,我們的家庭教育能量夠不夠,我們的教育修養夠不夠。
“養魚重在養水,養樹重在養根,養人重在養心”
在教育上,方法的力量是有限的,家長在教育孩子問題上真正欠缺的是什麼呢,真正欠缺的不是方法,是狀態,是父母的教育狀態。現在有很多母親的理性讓我覺得比較可怕,在談及孩子的時候,缺乏情感的基礎,缺乏情感的支撐。母親的這種理性在教育孩子問題上是很可怕的。父親和教育是有距離的,有距離不可怕,但父親要表明在家庭教育這個空間裡的位置,要表達清楚在家裡對孩子的精神導向是什麼。
教育的最佳狀態在於一個“養”字。家庭教育重在養,而不在教。現在孩子學習上的問題,各種各樣的問題歸納起來就是心力的不足,心裡面對學習熱情不足。養魚重在養水,養樹重在養根,養人重在養心。
如果一個孩子的心在家裡面得不到養護,得不到有效的滋養,天賦的聰明就沒有基礎;智商再高,沒有恰當的、相應的心態支撐,天賦很難發揮。我們先不講孩子的心如何,先看看養孩子心的人,也就是父母的心適不適合養孩子,或者如何達到養孩子的狀態。
如何點燃孩子內心的學習熱情,點燃需要一定的溫度,需要一定的狀態才能點燃。如果家長的心是冷漠、麻木或者是焦慮不安的,我們很難去點燃孩子學習的熱情。面對孩子不管出現任何狀態的時候,請記住,作為一名母親,保證自己情緒的平和,這是您對孩子最偉大的教育!